人狗杂交产下人形犬?

流言: 意大利一男子与母狗杂交后产人犬。该人形犬有类似女性RF,人发人眼,手脚皆为人性,但其头颅和躯干却为犬形。警员在尾随该人形犬进入木屋后,抓获一男子。男子供认,其突发奇想可否以犬代孕?遂以注射器将自己的JY注射进母犬体内,日后,该犬果然怀孕并诞下一疑似女性人犬。掐指算来,Baby已有10岁。

真相: “人狗杂交产下人形犬”,这个谣言好邪恶呀。另类的题材、细节的刻画、真相揭示的曲折(警察叔叔都来帮忙了),可是一个下了功夫的故事。

艺术的真实与虚幻

照片不是假照片,照片里的生物却是假的。这是2003年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澳大利亚馆所展出的艺术家Patricia Piccinini的一件雕塑作品,名为“Leather Landscape”。同时展出的这一个系列的作品名为“We are Family”。艺术家希望借此讨论这样一个道德话题——在生物克隆、基因改造、DNA测试、脐带血银行、人兽间器官移植横行的时代下,什么是正常?什么是自然?作者借由艺术创作提出思考,但并没有强烈的批判色彩。类似的主题也出现在她的其它一些作品里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移步她的官方网站。[1]

Leather Landscape

Leather Landscape

这个系列里还有一件作品名为“The Young Family”,看上去像是人猪杂交的产物。流言制造者们当然也没有放过它,借此培育了不少“看图说话”。其中之一说“俄罗斯开采钻石挖出世界最大洞穴神秘洞穴惊现猪人”;一篇说采药老人“在骑虎岩的山林里发现了一窝猪人”;一说“在亚马逊丛林深处发现许多新物种,样子介于人、狗、无毛老鼠之间,竟然是实验失败的产物,后来被抛弃在那里”;一说“这种生物叫mactal,是在欧洲发现的稀少物种,只能活3个月到6年,这种生物长不出多少毛发,用四脚行走,一次可以抚育最多八个幼兽,大部分的mactal被人训练来表演以获利,但被禁止输入美国”;还有一篇说“经以色列科学家鉴定,这是介于拉布拉多猎犬和人之间的一种生物,他的名字叫Climera,已经10岁了,具备初级的语言能力”。[2]各种各样的离奇说法,真是丰富多彩呀。

The Young Family

The Young Family

生殖隔离漫谈

澄清了这只是艺术作品,并非真实存在的生物。我们再来讨论看看有没有可能出现类似“人狗杂交”或是“人猪杂交”的动物呢?答案是不能。在自然界,会由于各种原因使得即使是亲缘关系接近的种群,在自然条件下也不能产下后代或不能产下可以生育的后代,这种隔离机制称为生殖隔离。

跨物种交配不是件简单的事,形态上的差异、发情期不同步都会影响到交配行为的发生。就算你是万事具备、强行xx,精子在另一物种的阴道里也会遇到重重阻碍,阴道的Ph值、白细胞的攻击、阴道粘液都会对精子的前进造成影响。即使你排除万难来到了卵子面前,最严峻的考验来了——识别。不同物种的精子、卵子细胞表面的识别受体——糖蛋白的不同,使得你很可能不能受精,而且这样的识别是高度精确和精密的。这些产生受精卵之前存在的阻碍,称之为“合子前隔离”。

如果极其幸运的受精成功,在此后的不同阶段还会遭遇到更严峻的考验,出现受精卵不能存活的情况。假使受精卵有幸存活,还可能出现胚胎发育到一定阶段后死亡的现象。或者最终产下了后代,但幼体不能存活到性成熟个体,或者根本不具备生殖能力,而无法留下后代。如果杂交的后代产生了下一代,还可能出现重组基因不协调,生存适应能力下降而不能存活的现象,称之为“杂种衰败”。所有这些发生在受精卵产生后的阻碍,称之为“合子后隔离”。

目前,动物界硕果仅存的杂种能健康存活的典型案例,要算是“马和驴生下骡子”了。这也不是完全成功的生殖,因为骡子是没有生育能力的,是典型的“杂种不育”。

生殖隔离的意义在于,使各个物种的基因库能在一定程度上独立稳定,不会因为过度杂交而丧失特征。生殖隔离出现,新物种才有可能形成。

结论:谣言粉碎。 “人形犬”其实是一件雕塑作品,关于“人形犬”的传说只是看图说话的故事。物种间的交配在生物学上是有着严格限制的,往往不能交配,或是不能产下可以存活、可以生育的后代。

参考资料: [1] official web site of Patricia Piccinini [2] Snpoes [3] Reproductive isolation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!
点赞0
分享